言情小说 > 翻盘咸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7 页

 

  而主要的幕后黑手,尤其是翟家查出来那些对于这次事情有下手的“主子们”,翟谢时也不打算轻抬轻放。

  对于这些人,他已经忍了够久的。

  藉着瞿家势力,他一次将两党里的领头人物全都给拉下来,其余自有相关的瞿家子弟大肆公开这些人做过的错事,不说抄家灭族,但皇帝或者是一干的大臣想要保人却也是不能的。

  他手中执着白棋发愣,处理京中事务的管事快快的低声禀报,“目前两党之争已然消减,且自我们出手后,朝中隐约又另成一股势力制衡两者,不只南边的盐税已经收了八成,就是互市里头每年进帐也是数十万两,户部那里的消息是,今年的国库定然不会再有紧张的情况了。”

  瞿谢时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不甚在乎的淡淡说着,“今年若朝廷那里再说国库吃紧什么的,记得把这些东西抄写一份传回朝廷上,我倒要瞧瞧都搂了那么多银两了,那国库还能怎么吃紧!”

  那管事点头应诺,也不敢多留,直接就下去了。

  这人可不能这么没眼色,主母生孩子,家主正紧张着呢,连棋子都弄成了一盘白,他若还不识相不走,那可真是碍人眼了。

  瞿谢时头也不抬,只是看着棋盘发愣,心里头略微松了松,像是终于放下了一件大事。

  随着处理觊觎瞿家的黑手告一段落,两年的光阴也是眨眼而过,瞿谢时也不再追究曲轻裾的来历,而是像普通夫妻般过着吵吵闹闹又幸福美好的生活,并迎来了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

  虽然瞿子衿也是他们的孩子,但是以现在这个曲轻裾来说,这个才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没错。

  直到产房里的痛呼声终于被婴儿的啼哭声给取代,下人们纷纷走上前去跟瞿谢时道喜,瞿谢时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虽然脸上也只是带了淡淡的喜意。

  来来往往的下人们自然不明白瞿谢时这时候的感觉,只当他是时隔多年又多了孩子,心中正欢喜着。

  屋子里的曲轻裾看着那个男人小心翼翼的抱了孩子,接着走到她床边坐下,她忍俊不住的笑着道:“怎么,松了口气了?幸好我不是孵出一窝蛋,还是一只小狐狸来?!”

  如果不是她那日偷看到他放在床边匣子里的书,还不知道他虽然这两年来一直对于她的来历不再追问,却在她怀孕后一直担着心,就怕她生产的时候会生出什么怪东西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