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爷,妾身很忙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别废话,动手吧!”

  随着男子一声大喝,四周杀气袭来,司流靖挥刀抵挡,他愤怒、不甘,就算死,他也要死得骄傲,这群拿钱的下贱之徒也配取他的命?他恨不得将所有人大卸八块!

  这些杀手都很惊讶,料不到受伤又中毒的陵王,战斗力依然猛烈,一时之间竟让他们近身不得,好几个杀手被他砍伤,若非他看不到,砍到的都不是要害,恐怕不知会白白送掉几条性命。

  不过他们不知道,司流靖这是毒发了,这些天来,他以虫蛇果腹,令他体内生起躁热,气血混乱,脉象逆行,已有走火入魔之势,加上日夜不成眠,已经开始生魔。

  他挥刀之处皆生起一股气旋,吹得周身叶片纷飞,他披头散发,身上和脸上都染了血,犹如林中鬼魅,让这些杀手看了都不由得升起一股敬畏。

  这陵王好样的,到此地步,依然泰山不倒,逼得他们步步后退,眼睁睁的看着陵王离去。

  杀手们彼此犹豫的互视,最后看向领头的人。

  “老大,现在怎么办?”

  “先跟着,就不信他还能撑多久,不过他也真能熬,都中毒了怎么还能走?”

  “老大,我看他中的不像是百步散……”

  “什么?不像百步散?老九呢?他负责放毒的,叫他过来!”

  名唤老九的杀手心虚的躲在一旁,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老大,我拿错毒药了。”

  杀手老大先是一脸错愕,接着恨铁不成钢的咒骂。“你猪脑袋啊!毒药还会拿错?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毒?”

  “老大别生气,虽然不是百步散,但却是中了销魂散,倘若他在五日之内不找女人交合,必死无疑,嘿嘿嘿——噢唔!”

  老大一脚将老九踢倒,哼,他以为躲得远,他的脚就构不着了吗?他照样能飞踢过去!

  “嘿你个头!五日才会死?现在才三日,咱们还得再等两日,你当大爷我很闲吗?!你知不知道我很忙,你奶奶的!”老大气不过,又再多踩几脚。

  另一名杀手看着远去的陵王,问道:“老大,那咱们还追不追?”

  “当然追!万一途中冒出一个女人让陵王拉去解毒,咱们不就前功尽弃了?他妈的!给他下毒还让他爽,又不是拉皮条!”老大气得又再多补几脚。

  “这荒山野岭的,哪儿会有女人?若有的话,我倒想尝尝。”一名杀手嘿嘿笑道,其他人听了都露出会心的淫笑。

  这时候,突然啪的一声,把大伙儿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是老七赏了自己一巴掌。

  “老七!你打蚊子就打蚊子,干么吓人!”

  “不是的老大,有虫子螫我!”

  才说完,另一名杀手也跟着打自己。

  “有虫子!我被它螫了!”

  “哪来这么多虫子?!”

  “啊!他妈的好疼啊!”

  不知哪来的虫子掉在他们身上,惊得他们又跳又叫,趁此机会,白雨潇射出暗器,打晕了几个人。

  “有埋伏!咱们中了埋伏!”

  “快撤!”

  没被暗算的杀手们仓皇逃走,因为被虫子螫得难受,还一路边跳边逃,看起来着实滑稽可笑。

  第1章(2)

  白雨潇之前忙着布线引开其他追兵,等到她回头要找司流靖时,就发现了这六名杀手,幸好他们人数不多,她又瞧见他们站的位置刚好就在一个虫窝下头,索性弹指将虫窝打了个洞,虫子被惊扰了,气得见人就螫,趁他们被螫得分神跳脚时,她又打晕了几个。

  解决了这些人,她赶忙去追司流靖,没多久就瞧见他跌跌撞撞的身影,又见他跑的方向,她心下暗叫不好!

  司流靖虽然全身泛着冷汗,但他的身子却很躁热,大概是毒发的关系,他现在浑身热得难耐,恨不得找个水池跳下去泡着,这时候,后头传来女子的呼喊声——

  “司流靖!你别跑呀!”

  是那女人的声音!司流靖先是一怔,继而冷笑,原来这女人知道他的身分,她果然和那些杀手是一伙的。他没有回头,依然拖着伤势继续往前行。

  “别再过去了,前面是悬崖呀!”

  悬崖?他不信,她肯定在骗他,才这么想着,蓦地一只脚踩空,他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往下坠。

  他心中大惊,没料到真是悬崖,可惜这时后悔也晚了,他好不容易躲过追杀,没想到最后的下场竟是摔死。

  不过他才下坠了一会儿,立刻感到腰间一紧,有什么东西缠上了他的腰,将他下坠的身子给牢牢绑住,定在空中。

  “快上来!”上头又传来那女人的声音。

  司流靖心中惊讶,她竟然会救他?难道他真的误会了她,她不是来杀他的,而是真的打算救他?

  此时此刻,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掉下去摔个粉碎,一个是往上爬。

  求生的本能让他立刻紧握住卷在腰际的皮鞭,两脚不停踩着崖边突出的岩石找寻支撑点,同时将手上的刀用力往崖上刺,协助自己使力向上爬,而在他攀爬的时候,对方也施力用皮鞭拖着他往上拉,幸亏他掉下去的位置不深,一边抓着岩石上的树枝,一边努力往上攀爬,终于顺利从死亡谷里爬上去。

  一到地面上,司流靖再也支撑不住的倒下,在晕过去之前,他又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

  “喂,司流靖,你别晕呀,我怕我抱不动你呀——”

  这个烦人的女人,既然要救他,还那么罗嗦做什么?他闭上眼,任自己沉入黑暗漩涡里,再不醒人事。

  司流靖是在一场如梦似幻的混乱情况中醒过来的,他很难受,身体像要炸开似的,又像是有一把火在体内烧着,搅得他浑身不舒服。

  在梦中,他感觉到有人在摸他的身体,每摸一寸就舒服一寸,这似乎是女人的手,还有女人的味道,让他想要的更多,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柔软的身体贴到他的身上。

  女人,他需要女人!

  他想压倒对方,狠狠的吻她的嘴,摸她的胸,扯下她的衣裳,在她身上大肆蹂躏一番。

  他吻着、吮着,这唇舌如此柔软美好,胸部也很饱满,摸起来的感觉这么真实,原来作梦也可以如此逼真?他甚至还听到女人的抗议声——

  “唔——司流靖!你醒一醒!很痛呀——”

  白雨潇用双拳捶打他的头,这家伙怎么突然变成了色魔?在她帮他敷药、疗伤时,他突然翻身将她压下,二话不说就强吻她,一只手还在她胸部上乱摸,另一只手则扯着她的衣裤。

  她红着脸抵挡,若不是看在他受了重伤,怕自己用力挣扎会让他的伤口裂得更大,她早就不客气的把他推开了,看样子那杀手说的是真的,司流靖中了销魂散,五日内必须找女人解毒,瞧,他人还没清醒,就本能的压上她了。

  真是的!要做也得先等等好不好,两人现在身上又脏又臭的,起码要把身子擦洗一下吧,而且他腹部那一刀较深,虽然涂了止血药,但并不适合大力做那档子事呀。

  “司流靖,我叫你停手,听到没有!”

  司流靖一怔,他醒了,还发现这不是梦,他现在的确正压着一个女人,他虽看不到,却感觉得到,这女人有一副好身材,因为他的大掌正罩在她一处浑圆上。

  他这是怎么了?他竟在欺负一名女子?

  司流靖立即放开对方往后退,因为动作太大,扯疼了腹部上的伤口,不禁痛唔了一声。

  白雨潇得了自由,也赶忙坐起身,两人坐在床榻上各据一方,她抹了抹被他吻肿的嘴唇,上头还有血味呢,接着又整理了下身上凌乱的衣裳。

  “你想做什么?”

  听到他的质问,白雨潇真被他气笑了。

  “我想做什么?是你压着我、强吻我,可不是我逼你的。”

  司流靖百口莫辩,的确是他在侵犯她,可是他情不自禁呀,此刻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原来他身上中的是淫毒,现在刚好毒发了,该死!

  他现下只觉得全身躁热,几乎快压不住那股欲火,这女人一直跟着自己,又将他从崖边救回来,看来并无恶意,但他如今自身难保,他不想连累她。

  “你快走,我怕自己忍不住!”他努力压抑着想扑倒她的冲动。

  谁知她却没好气地道:“如果我走了,你身上的淫毒怎么解?”

  司流靖一愣,听她这口气,难不成她还自愿帮他?

  白雨潇见他不说话,继续说道:“你身上中的淫毒叫做销魂散,五日内若不找女人,必死无疑,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

  司流靖暗暗咬牙,痛恨敌人的歹毒,他流着虚汗,强忍着不适。“附近可有窑子?”

  “要到附近的村落,就算骑马最快也要两日。”

  两日?根本来不及,而且就算两日内赶到,若找不到窑子,也是白费工夫,除非……

  “找不到其他女人,只好我来了。”她咕哝。

  司流靖着实讶异了,没想到她会自己主动提议,让他不必费丝毫口舌说服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