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福晋不怕出身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 * *

  琴眉先向安司库请命出宫,随即领了出宫单转往广储司与总管太监那儿申请出宫令牌。

  接着,她出宫来到北京城东边的贝帽山上采集香花嫩瓣。虽说宫内奇花异草乃天下之最,但并非只有用珍贵花草所制成的花茶才是上品!

  比起宫内娇柔的花,那些生长在乡野的小花历经风吹雨淋、各种摧残,却依然艳丽绽放、笑看蓝天,这样的花瓣、蕊心才是真正可烘托出茶之清新、沉稳。

  芍药补血养阴、镇痛解热;玉兰止咳袪痰、芳香化湿;杜鹃清热解毒、止血消肿;野姜放松情绪、安神舒眠……

  如果调配得当,还深具疗效呢。

  再闻闻徘徊在她身边的迷人香气,这可是皇宫里的花儿比不上的。

  她能懂得这些并不意外,因她阿玛乃是习医之人,平日就爱研究些花花草草,记得很小的时候阿玛经常将她抱在膝上,坐在屋前的小花园,告诉她各种花的故事。

  而她之所以喜欢配制花茶,也是受她阿玛的影响极深。如今,她真的很想将她的配茶成果展现给阿玛看,只可惜他早在六年前就和额娘一起发生意外而离世。

  突然,她看见一种花,小脸赫转苍白,微敛的双眼悄悄地泌出了泪雾。

  凝神了好一会儿后,她深吸口气,摇摇头劝自己摆脱这抹愁痛,继续采花,并依照不同的香气、功效,分门别类放入篮子里。

  才起身准备寻觅他处,却突然见到一名男子就站在她背后,吓了她一大跳!

  “你是谁?”她急退了一步。

  “请问姑娘,你又是谁?”男子勾起嘴角,半眯着眸望着她,又瞧瞧挂在她手上藤篮内的花,轻轻逸出一抹笑,“原来姑娘是采花贼。”

  “贼?!”琴眉眉头一拧,“你怎能胡言乱语?”

  “不过是开玩笑,姑娘未免太小气了。”

  “公子,你我素昧平生,我还有其他事得做,请让开好吗?”这座贝帽山平日杳无人烟,为何他会出现在这儿?

  又看看他一身锦缎长袍、玉带束腰,显然身分矜贵,那就更奇怪了!

  “这条路是姑娘开的?”他挑起一眉。

  “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又何须在下让路?”此人一双朗目炯炯有神,嘴角勾勒出的笑意甚为迷人。

  事实上,琴眉猜测得没错,他的身分的确不同于一般人,他乃当今圣上的堂弟丞允贝勒。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