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养家养娃养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因为跟了严沁亮许久,两人情同姊妹,也因此小曼说话毫无顾忌。

  严沁亮无奈一笑,继续将目光放在随着马车微微起落的帐本上,但这样看帐是很吃力的,没多久她就眼皮沉重、昏昏欲睡。

  可她仍硬逼自己撑住,她还不能休息。而这也是她不敢坐进车内的原因,就怕坐得舒适、立即熟睡了。

  “大小姐”这称谓听来是挺唬人的,但全淮城的百姓都知道,严沁亮绝不是金枝玉叶,而是像颗转个不停的陀螺,天生的劳碌命,是严家粮行的庶女仆役。

  严家粮行的规模其实不大,是个传承三代的老字号粮行,只是严家虽有她爹、大娘、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妹,所有的工作重担却都由她和几名仆役一肩扛,她不是不曾怨过,但怨了又如何?事情仍是要完成,既然怨着也是一天,倒不如快乐的过。

  “太阳都要下山了,大小姐,你的午膳可以跟晚膳一起吃了。”眼见夕阳西斜,小曼继续嘀嘀咕咕,但语气里满是不舍。认真说来,她这个丫鬟若不是主子自愿减薪力保,再加上她一人抵三人用,早就回家吃自己了。

  一天又要过了吗?严沁亮揉揉酸涩的眼睛,她还有好多事要做,吐了一口长气,手上的帐本一个没拿稳,竟然掉了,她忙喊,“停车,帐本掉了。”

  小曼连忙扯了扯缰绳,让马车停下来。

  严沁亮下了马车,跑回头去拾起落在地上的帐本,一起身,她却柳眉一皱。刚才好像看到山路边的沟渠水道浮着一双男人皮靴?她再侧过身确定,脸色悚然一变。

  “大小姐在看什么?”小曼也跳下马车,好奇的走到她身边,见主子瞪大眼,望着前面某个地方,她不解的走过去,随即捂脸尖叫,“天啊,有死人!”

  “真死了吗?”

  严沁亮拧着眉也走过去,就在长满白色小花旁的沟渠水道里,有个男人卡在岩壁间,他浑身脏兮兮,衣服破烂,一张脸更是惨不忍睹,也许是泡了太久的河水,再加上近日太阳毒辣,他的脸晒得红肿不已,干裂出血,也肯定被这山里最有名的黑蚊虫饱餐了好几顿,凹凹凸凸、肿了好多包,像毁了容似的,不见完肤。

  “他一定是从河上游漂下来的,是浮尸呀,大小姐,你不要过去看啦。”小曼天生胆小,频频搓着起鸡皮疙瘩的手臂,一瞧她的主子竟然在水道旁蹲下,还微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着那具浮尸,连忙又说……“大小姐,求你别看,我都想吐了。”她从指缝间偷看,已反胃作呕。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