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爷的私房美人(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这会儿陈管事他们全看清楚了,箭头是倒勾的,如果硬从穿进去的洞口拔出来,恐怕会扯下一大块肉,他的作法并没有错。

  可这里又不是野地,有器具啊,如果是容姑娘,就会割开伤口,小心翼翼地将箭取出,再将伤口细细缝合,哪会像他这般残暴,好像他救的不是人而是畜牲,不对、不对,就是对待畜牲也不能这么残忍。

  瞧吧,已经痛晕过去的病人又痛醒了。

  那个大胡子看起来虽然凶恶,可同情心人皆有之,两个丫头看不过眼,低声问躺在地上的男人说:“壮士,要不要喝点烈酒,待会儿取箭的时候比较不痛。”

  伤者已经痛到昏天暗地、六神无主了,但听见丫头这话,还是猛点头。

  丫头赶紧往后头跑去,没想到还没跑足三步,伤者再度发出哀号声,凄厉的咆哮声叫得人心惊胆颤。

  原来简煜丰已经顺手折断带勾的箭头,把箭从另一端抽出来。

  陈管事别开头不忍心看,箭虽不是从自己身上拔出来的,可他还是觉得好痛……人家是济民堂的病患哪,倘若风声传出去,说他们把病人当成猪狗牛,不理会病患的痛楚,这、这……名声金贵,再多的银子也赔不起啊……

  他的心一阵怦怦乱跳,忽听简煜丰问:“你不是要去拿器具?”

  他、他终于要用器具了

  感谢天感谢地,神明肯定听到他的哀求了,陈管事连忙点头说:“对对对,小的马上去拿。”

  陈管事不明白自己怎会那样窝囊,可在对方的气势下,他就是本能的乖乖遵从。

  陈管事跳起身往内屋跑,小丫头动作也不慢,匆匆取来一壶酒,在简煜丰还没进一步动作之前,把酒往伤者嘴里灌,亡羊补牢,现在能醉昏过去也好。

  然而,伤者还没喝够,简煜丰又冷声说道:“你灌错地方了。”

  什么?哪有灌错地方,酒不是要从嘴巴喝进去的吗?难不成还有别的洞?意思是……鼻孔?不行吧,会呛到的。

  还没弄懂简煜丰的意思,可他一伸手、尚未出声恐吓,小丫头就不由自主地将酒壶递过去,然后眼睁睁见他拿高酒壶,在伤者吓得半死的目光中朝伤口浇下去!

  啊!两个丫头眉心纠结,掉下同情泪水。

  没人性啊,真真是没人性啊,天底下哪有这样没良心的大夫?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