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下堂为妾(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只是……洪欣谊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梦见她?

  她并没有写小说的天分,也从不看偶像剧,怎么会这样一篇、一篇,一夜、一夜,接续起无盐女的长篇故事?

  她起身,离开位置,在走道上逛两圈,十几个小时的长程飞机很辛苦。

  座位前方有个穿西装的男人,看起来和自己一样,也是出国公干的,三十出头模样,长得有点严肃,但五官不差,把他和一线男星放在一起,不会输得太惨,会注意到他,是因为从上飞机开始,他就忙着看一叠厚厚的文件。

  “洪教授,再半个多小时就要下飞机了,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我需要注意的?”坐在洪欣谊身边的简樊问。

  简樊很年轻,才二十五岁,是研究所的学生,他聪明细心,因此暑假的几场国际演讲,她决定聘他为随行助理。

  洪欣谊也不老,她才二十八岁,却已经在大学农学系里当副教授。

  对于农学,她是家学渊源,她的爷爷是这方面的专家,从小,别的小孩在学钢琴、跳舞,她却跟着博士爷爷研究实验田里植物的基因排列,研究影响农作收成的原因,有爷爷的指点,农事成为她的专长与喜好。

  人人都说她是天才,可她比谁都明白,自己不过是比别人的资源多、机会多,再加上宅女性格,能够耐下性子专心念书,因此她求学一路顺利,由于她研究新品种比别人有耐心,在二十八岁就成为副教授,拥有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

  “我已经确认过很多次,你不必担心,把分内的事处理好就可以了。”洪欣谊回答。

  简樊望着她,犹豫半晌才道:“其实,如果教授想休息的话,学校可以帮你推掉这些演讲的。”

  洪欣谊轻浅一笑,望向他关切的眼神,明白他真心想说的是什么。

  爷爷过世了,在上个月。

  爸妈离婚得早,洪欣谊是爷爷一手带大的,母亲向来热衷事业,母女见面的机会稀少,而爸爸娶继母进门、建立新家庭后,父女也渐渐不往来,唯有过年返乡团聚,父女才会见上一面。

  爷爷办丧事时,爸妈出现了,难得地,他们同时问出一个问题,“你想搬过来和爸爸(妈妈)住吗?”

  乍然听见这个问题,她弄不清楚心里那份感觉是嘲讽还是感动,她只是合宜地点头微笑,然后说:“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