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3 页

 

  在这十五天期间,他做各种她喜欢吃的菜肴,难掩喜悦地偷偷画着她因有孕而越发丰阔可爱的各种形象,井且在她故意刁难的颐指气使之下,任劳任摆,笑容满面。

  夏迎春都快精神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像打也不死、赶又不走的屎壳螂?不是说书生都很傲骨铮铮的吗?他还是个宰相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一个宰相帮她端洗脚水还可以眼含笑意、目露温柔的啊?

  这天晚上,夏迎春雪白小手支着下巴,呆呆地望着一盏静静燃着的纱灯,忽然觉得,再连样搞下去,她要不是心软投降,就是肚里孩子提前出世。

  她心乱如麻,一下子想着他现在究竟在哪儿?天气都变冷了,他该不会傻乎乎就在花树底下打地铺吧?一下子又深深唾弃起自己的不潇洒不好爽不干脆,扭扭怩怩儿女情长什么的,最讨厌了。

  正在胡思乱想间,忽然一阵清亮尔雅的琴声悠悠破空而来,那一刻所有喧闹嘈杂顿时静止了。

  是古琴?可怡红院里没有哪个姑娘会弹这种仅有六根弦、却艰难高深的古琴哪!

  琴音一向不若筝声的清脆如滚珠弄玉,然而在一弦一音,指底风华轻撩之下,却恍如孤崖上的傲梅,浮云下的竹海,清溪畔的潺潺流水,纵使夏迎春不是熟谙音律的知音雅客,依然听得如痴如醉。

  究竟是谁弹得连样的好琴?

  她情不自禁地跟着这美如月色松风的琴音,来到前头的怡红院,隔着一道落地绛纱帘子,她依然一眼就看清楚了正中央盘膝而坐,静静拨琴弄弦的——

  「文无瑕?」她顿时惊傻了,不敢置信地愣望着他。

  一身白衣,身娄挺拔,清眉俊目,嘴角徽扬一抹清浅笑意的人,不是文无瑕还有谁?

  他疯了不成?万一被人知道他堂堂一国宰相,居然在青楼里面弹琴卖艺给一群色鬼看,恐怕连皇上都要气疯了砍他的头啊!

  她心下大惊,越想越是恐慌急乱,立刻杀了出去。

  第10章(2)

  「停停停」

  夏迎春揣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冲出来,瞬间吓坏了一大票人,其中尤以原本悠然自在、飘逸自得弹着古琴的文无瑕更甚,几乎是一下子便唬地抛下琴,气息败坏心惊胆战地上前一把拥接住了她。

  「小心……」他脸色都白了,显然被惊吓得厉害。「你怎么可以用跑的?万一摔了怎么办?以后都不准再这样横冲莽撞」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