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你们是文无瑕吗?你们姓文吗?你们住相府吗?你们是文家三大姑四大婶八大叔吗?」她眸光厉色一扫,众人纷纷低下头去。「本娘子马车吐了一路,好不容易晃到京城来,是找文无瑕给我肚里的孩子负责的,是要问问他吃完了就跑,算什么英雄好汉。在场和文家没半毛干系的闲杂人等,统统闪一边去!」

  众人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得做鸟兽散,但嘴上仍不忘嘀咕

  「文相何辜啊!」

  「居然被这等烟视媚行、狼虎之姿的恶女缠上……」

  「明明是帖狗皮膏药,还敢妄想黏得住文相那等极品君子……」

  「听听,她那意思是指文相始乱终弃不成?啧啧,就凭她这德行,只怕哭着跪求文相碰一根手指,文相都嫌肮脏哪!」

  夏迎春气得微微发抖,肚里宝贝儿也似激动不已地频频伸拳踢腿,惹得她只得强按怒火,好生搓揉安抚了肚子一阵。

  「没事儿没事儿,这闲人闲话到处都有,咱不气,不气啊!」她深吸一口气,再挤出一朵灿烂亲切笑花,对着两名神色阴晴不定的家丁道:「既是他不在,那府里可还有长辈或是说得上话的人在?」

  家丁甲和家丁乙面面相觑,只觉头大如斗,冷汗直冒。

  上书房

  本与皇帝玄清凤说那幽州兵布图,说着说着,不知怎的话题又到了皇帝不可言说的心头宝阮阿童身上,文无瑕看着皇帝还在那儿死鸭子嘴硬,缠呀绕呀地就是说不清楚自家心事底蕴来,不禁暗暗一笑。

  果然下至贩夫走卒,上至帝王将相,但凡一牵扯到这「情」字,便极难有个明白人。

  他摇了摇头,本想宽慰皇帝几句,稍稍解了圣上心忧,恰时一个熟悉的嗓音自上书房门口响起。

  「皇上,文相大人,奴婢有要事禀报。」在门口的阮阿童面色有些尴尬,像是有口难言。「文相大人,贵府管家方才递了牌子,入宫急寻大人回去。」

  文无瑕眉毛微挑。

  管家谭伯向来沉稳,今日是什么急事非得递牌子进宫?

  「爱卿家中出了什么事吗?」玄清凤逮着机会似的精神一振,立刻还以「反打探」颜色。「好阿童,说给朕听听。」

  阮阿童犹豫地看了一脸茫然的文无瑕一眼,吞吞吐吐道:「奴婢见那管家神色惊急,没有多问一二。大人可要先行回府料理家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