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亲爱的,您哪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如今,这个躺在病床上的人,早被病魔夺去了温润俊雅的外表;他的皮肤苍白松垮,瘦得不成人样。今日他笑称他的手像鸡爪,昨日帮他洗脸时,丰禾还指着镜子里那个病骨支离的人叫「ET」呢。

  曾经浓密而柔软的头发,也因为不断脱落,索性找理发师全推光了事;如今头顶戴着毛线帽,虽说是怕他一个不注意又着凉发烧,但楼然知道,比起实际用途而言,丰禾更看重的是毛线帽的遮丑功能。他这个人最注重形象了。

  这个男人,如今一点也不好看了,可是他每天来陪他,总是看不够他似的一直看着。

  既然所有的医疗手段都起不了作用,他只能去求神佛;连那些旁门左道、怪力乱神的东西也放不过,就只希望丰禾能好受一点。但,显然收效甚微。连起那种香火鼎盛的寺庙求个签,都无法得到安慰。想随便找一张上上签作弊一下,谁知那放上上签的签盒里,居然被丢了张下下签,还被他拿到……

  丰禾他是真的,快不行了……

  楼然不愿意承认,但心底是有数的。

  丰禾清醒的时间愈来愈少了,他的身体机能已经败坏到不能再败坏了……

  「丰禾,不要死。」楼然拢着丰禾的手,轻轻的恳求。

  「我努力……」努力撑着困倦的眼皮,丰禾觉得自己这个病人真辛苦,总是要安慰人。

  「我求了所有能求的神佛,希望我们这辈子一直在一起。我自私的希望,就算你的病无法治好,只要能活着,即使活得这样痛苦,我仍自私的希望你活着。民间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神坛道术什么的,说是可以分寿,就是把我的寿命分给你,让你活下来,我也去做了。那个乩童说我可以再活六十年,我就分了三十年给你,这样我们就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你真乱来,一定被骗了不少钱是吧?」丰禾很肯定楼然这家伙已经被他的病给逼得走投无路,都开始精神失常了,才会干出这么离谱的事。

  「我只要你活着。」

  「哎,阿然,你也太执着了。这份执着用在事业上,当第二个李嘉诚都不是问题了。但是,用在我身上,实在是太浪费了。」丰禾撑大眼,定定的望着楼然,很严肃的对他道:「阿然,面对现实吧,我,快死了。」

  「你不能死!」楼然也看着他,强硬地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