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亲爱的,您哪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看这病把你折腾得,我们最不说废话、最讨厌空头支票的楼然公子都学会说冷笑话逗人了。」床上男子很捧场的笑着。

  「吃药,然后吃粥。」被戏称楼然公子的男子不会理会他,专心做着手中的工作。让他吃完药后,开始喂他吃粥,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就像在服侍小婴儿那般的小心细致。

  「连煮粥都会了啊。」已经多次要求自己吃饭未获允准的病人,已不再每次吃饭时纠缠着这个问题,乖乖让喂。「真是个新时代好男人。」

  「怎么不猜是家里佣人煮的?你真觉得我很闲吗?」

  「你不闲,你家里的佣人也很有空,但能煮得这么……难吃的厨子,你大概是不会雇佣的。所以这粥当然是你这家伙煮的。」病人得意洋洋的扬起眉梢,一副名侦探的派头。

  「你现在要是还能吃出味道,我就去拜师学艺,给你做满汉全席都没问题。」没有否认手上这碗寡淡无味的清粥是他亲手煮的,也没有否认它可能是难吃的,里面放了许多顶级罕见的温补药材,让粥的味道带着苦涩,但,那又怎样呢?眼前这人已经失去了味觉,吃不出好坏,连吞咽都开始变得困难;而再好的药材,在肠胃已经逐渐失去吸收营养的功能之后,一切,都是徒然。

  眼下他所能做的,仅仅是倾其所有的努力,只为了让自己感到安心罢了。

  在吃完一小碗粥之后,病床上的男子应经满头虚汗,微微喘气了。紧抿着的唇,抿到泛白,像是在极力抑制着呕吐的欲望,让自己的胃不要造反,所以他一动也不动,就撑着,等着那股呕意过去。

  而楼然唯一能做的,就是拿着毛巾,小心的为他拭汗。

  过了十几分钟之后,病床上的人终于不再冒虚汗,抿白的唇也恢复了淡淡的血色。

  「这次没吐呢,真幸运。」

  「还难受吗?」

  「不了。」当然身体一直是难受的,区别在于程度不同。所谓的不难受,就是忍得住,不会让别人察觉出来。

  事实上,两人对此都是明白的。

  「丰禾,来,戴着这个,别拿下来。」楼然拉起他的右手,将自己左手腕上不知何时戴上的一串佛珠手串给滑套向丰禾的手。

  「咦,你几时信起宗教来了?居然愿意戴佛珠?」

  「我愿意信世间一切我曾经认为荒谬而不科学的东西,只要它们有用。」手串套了过去,但盈握住的手却没有收回,反而连右手也覆盖其上,将那只枯骨似的手给虚拢包覆住,不敢用一点力,怕再轻的力道都会弄疼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