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亲爱的,您哪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4 页

 

  她有一把好嗓音,又柔又娇又甜,就算是谈判过程中寸步不让也能包装得很甜蜜,不会教人觉得强势很硬气。

  学美术的她,除了善于绘画、善于营造浪漫生活,也善于妆点自己,总把自己打理得很亮眼细致,她造型多变,有时走民族风,有时走文艺风,更多时候展现古典风,浓妆也好,淡妆也罢,她热爱美术,把自己当成画布去创作,好不忸怩,坦然展示。

  她性格上的大胆自信与充满主见,由此便可见一斑。

  德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她努力,她自信,她大胆,她有太多计划,她不只想当东方画姬,便想要全世界都看到她的画……如果老天愿意给她更多的时间、给她健康的身体的话。

  但是,很遗憾,没有,没有更多的时间,也一直没有健康的身体。

  一切,于是到此为止。

  一个热爱工作的人,并不知道自己会在工作中永远的与这个世界告别。

  那时,她可能只是修图修得累了,趴在电脑前闭眼休息,脑中或许还在想着:这次的画册要什么时候发行?要不要搭漫博展、办个签书会?如果要办签书会的话,要用什么造型出现呢?

  想着想着,累得睡了,电脑一直开着,想说眯一下就起来继续工作了,开着无妨……好累,睡一下吧。

  就这样睡了,再没醒来。

  没有人料想到她会这样离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太过年轻就走完了一生,就算那一生十分精彩,但对她自己以及身边的人来说,仍旧是件无法接受的事吧,对她而言,是遗憾,对亲友而言,是伤痛。

  与德珍不算非常熟,构不上至亲好友的行列,我与她——

  先是作家与画家的合作关系。

  再是服务于同一家出版社的同事关系。

  后来因为一个画肖像当封面的企画,一起吃饭聊天几次,也算结识了。

  再后来,吃到她亲手设计的喜饼,真心为她找到个好归宿而欢喜。

  最后一次相见,应该是在二OO八年夏天的签书会上吧!

  婚后的她,大部分时间长居北京,透过老板传话说欢迎我到北京去玩,到时带我参观故宫,保证有很多好玩好看的……

  言犹在耳,北京一直没去成,那个热情说要招待我去玩的人,已经不在了啊。

  生老病死,我们都在经历,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只是当死亡的消息明确传来,而死者的姓名与年纪,熟悉且出乎意料的年轻,才真正体会到了那种沉重,不是随口说句世事无常就真能释怀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