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亲爱的,您哪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1 页

 

  楼然拿额头轻撞她一下。「彼此彼此,同喜同喜。」

  两人闲笑完,接着就做起扫墓流程,曲耘禾不懂这些,都随着楼然做,忙完一切后,他们一同盘腿坐在墓碑前的大理石明堂上,将带来的酒放在碑台上,由于酒水祭品都是楼然准备的,所以曲耘禾现在才看清带来的是什么酒——

  「台啤凤梨啤酒?」曲耘禾扬眉,「上回我说挺好喝,还被你笑说这叫果汁,不叫酒,怎么买来拜我啦?」

  「当然是因为今年忘了准备加拿大冰酒。」往年他都带一瓶加拿大冰酒过来,因为那是丰禾生前唯一喝过的酒。

  「少来,你以为我没发现地下室的酒窖存了好几瓶!」

  「你现在不能喝有太多酒精含量的饮品,既然喜欢这种没什么酒精的果汁啤酒,那以后馋酒了,正好喝这个。」

  「你陪我喝?」

  「当然,不管什么,我都奉陪。」楼然理所当然的说完,便将三瓶啤酒都打开,一瓶供了丰禾,一瓶交给曲耘禾,两人同时仰头喝了一大口,清甜的酒液与细致的泡沫一路从嘴里清凉到肚子里,霎时暑气全消,全身都舒服起来了。

  楼然将她搂过来,把酒朝着丰禾的墓碑道:「敬过去。」

  曲耘禾也跟着照做,将啤酒高举:「敬过去。」

  接着,不约而同,两人将手里的啤酒瓶互相轻碰了下,同时发声,说出一样的话,「敬现在。」

  「那,未来呢?」曲耘禾目光扫向那块墓地预定地。

  楼然额头抵着她的,很有想象力的笑道:「你问我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吗?当然就是,儿孙们在我们的墓前一边扫墓一边很文艺的念都会乡愁啦!」

  ——儿孙在外头,阿公阿嬷在里头……

  很美好的未来,不是?

  —全书完—

  后记(一)基情四射

  于是,我写了一本耽美……

  在完成这本书之后,我是这样想的。

  其实,在开完之时,我只是觉得「男变女」这个题材很有趣,之前稍稍写过一点,却一直觉得意犹未尽,总想再开一本来把一些想法给阐述得更完整,于是就有了这一本,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连我自己都觉得写了一本耽美,而不像言情。

  爱情与友情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它的界线可以有多模糊?以致于模糊到暧昧?

  我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些久到差不多都要遗忘掉的中学时光里,那个年代流行男女分班,男性这种生物像是只存在于银河系之外,与女生们的世界完全不相干,于是,班里交情特别好的女孩们,也不称什么结拜姐妹了,直接「老公」、「老婆」的嚷嚷开来,还以交情的亲密度区分「大老婆」、「二老婆」、「小老婆」之类的排行,而往往姐妹淘里最有人气或最有服务精神的那一个,便顺理成章当了「老公」。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