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差点变前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7 页

 

  如果下跪能令她释怀,他会跪下,如果抱紧她能求得她的原谅,他可以一辈子都不放开她,当他掏心掏肺地坦白了一切,她要的只是他滚得远远的,当瞥见他的玉佩被扔在床头,被她遗弃的感觉像千针扎心,他蓦地体会了她看见他与田馨妮站在一起时,那种心死的绝望感。

  要如何重拾她对自己的信任?要如何令她相信,她是他坚定挚爱的唯一?

  曹爷爷跟的旅游团,有个团员身体不适要回来就医,正好他觉得旅游有点无聊,就跟着游览车提早返家,还以为儿子和儿媳出来迎接他,一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勃然大怒,立即命令曹亚劭带他去找田馨妮。

  夏香芷把自己关回房里,哭了许久,直到曹亚劭来跟她解释,她哭得神智迷糊,听得半信半疑,后来,曹爷爷也严肃地来找她谈。

  「我让那个「甜死你」走了,昨晚我让阿劭跪在神明厅,逼他把前因后果讲了五遍,原本要喊你来听他解释,可足你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曹爷爷搔着花白的脑袋,叹口气。「香香啊,不是我替自己儿子说话,阿劭误以为人家要跳楼而跑去阻止,我觉得他没做错,我让他写了悔过书,他交代得很清楚,他以他过世的妈妈起誓,他跟那个「甜死你」早就一刀两断,他绝对不敢拿他妈妈说谎,其实,你可以理直气壮地面对那个「甜死你」,你可是阿劭明媒正娶的老婆,为什么要怕小三?唉……」说到后来,只是连连叹气,把曹亚劭写的悔过书给了她。

  她把他的悔过书看了五次,终于相信了,所以,她哭得眼睛肿痛、声音沙哑,都是无谓的伤心?她苦笑,好惨,自作自受。

  曹亚劭去煮了粥,端进房来。「来,吃点粥,还是你想吃别的?我去买。」以为她还在生气,他格外讨好,温声哄她,看她神色平静,他揣测。「香香,你……气消了?相信我了?」

  她的回答是淡淡的、赧然的笑,他松口气。她问。「你跪了多久?」

  「不知道,一进神明厅,我爸就要我跪下忏悔,连悔过书都是跪着写,写完后,他还发表了「男人对妻子的责任」的演讲,把我教训一顿才放过我。」

  「很痛吧?」她伸手摸摸他膝盖,似乎肿了。

  「不痛。」他摇头。「跟你当时的心痛相比,这点皮肉痛不算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