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差点变前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5 页

 

  「但有人深深爱着我。」他嘴角微扬,满心温柔的自豪。听田馨妮这么说,他已不再感到心痛,也不再有任何不好的念头,他与她分道扬镳,只愿彼此都能过得好,如今的快乐,让那些被背叛伤害的怨恨都平息,看见她的婚姻充满风波,他更想珍惜他和夏香芷的甜蜜生活。

  「你好好想一晚,明早就走吧……」

  忽地有个什么东西打在他眉头,他转头,背后没人,他困惑地张望——

  这一晚,夏香芷其实也无法入眠,呆呆躺着,心很乱。

  或许她该和他谈谈田馨妮?要谈什么?谈叶先生殴妻的家务事?她根本不知道内情,还是要警告他不准和田馨妮接近?他没和田馨妮交谈,甚至没有眼神交会,这样她还要怀疑他,未免太诛心,太强人所难了。

  她相信他,她要相信他……她反复对自己说,彷佛催眠似的。

  第9章(2)

  当曹亚劭朝屋外大喊时,已经有点蒙眬睡意的她被惊醒,当他冲下楼,她弹坐起来,他已经不见踪影了。

  也许他又想下楼喝水了,她安慰自己,压下不好的猜想,走到他刚才驻留的书桌边,他把桌面弄得一团乱,抽屉也没关上,当她看见抽屉深处有什么微微闪着光芒,她好奇地拉开抽屉,而后彻底僵住了。

  整个世界彷佛停止了运作,她的心好像死了,骨髓深处寒透了。

  是翁太太转交给他的那条银项链,他当着她的面扔进垃圾桶的。

  她拎起它,手直颤,它颤颤地闪烁光芒,彷佛因为被发现而心惊胆颤,

  他居然把这个定情物捡回来?是舍不得扔吗?难道扔掉项链是作戏给她看?

  那之后的一切——交往、结婚,到底算什么?他把最爱的女人藏在抽屉深处,永远想念,却用她来应付成家的责任吗?

  她接下来的动作都是麻木的。她捏着项链,走到阳台上,曹亚劭就站在她老家门口,正在跟田馨妮说话。

  看见这一幕,她仅存的一点希望都破碎了。

  连一晚,他都熬不住,她就在他身边,他也不顾忌,迫不及待去找田馨妮。

  她使劲一扔,项链在夜色中向下划出一道光芒,打在他肩头。

  他茫然回头,发现掉在地上的项链,他脸色白了,接着发现阳台上的她。

  「香香?」完了,曹亚劭万念俱灰,她站在三楼阳台边,睡衣被风吹乱,秀丽的脸庞毫无血色,她眼底死寂,像抹哀伤的幽灵。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