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弃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4 页

 

  陈大叔看她脸色不好,忍不住有些担忧,“村长刚刚得到县太爷发来的公文,说皇上因过度思念前皇后,茶饭不思卧病在床,已经去世整整三天了,而因为皇上没有子嗣,所以新帝是皇上的弟弟,也就是去年被封为镇国大将军的六王爷……”

  顿了顿,他又道:“村长刚刚告诉大家说,皇帝驾崩,举国哀悼,所以在七天后,也就是皇上出殡的那一天,全国百姓都要为皇上披麻戴孝……”

  接下来的话纪倾颜已经听不太清楚了,满脑子只被一个消息所占满——皇帝驾崩了,赵元承死了。

  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

  落海之前,他脸上悲绝的神情仍历历在日。

  她知道他后悔、自责,也知道他不是真心想要将她射死,他只是出于本能保护自己。

  没来由的,她感到一阵疼痛。

  她伸手抚向肩头,可痛的其实不是那里,真正痛的是她的心,很疼很疼,疼得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这一箭之仇她还没报,那混蛋皇帝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呢?

  大颗大颗的泪珠突地从她眼眶滚落,吓坏了陈家众人,但在他们还来不及开口询问时,她就两眼一翻,整个人就那么昏死过去……

  第10章(2)

  ***

  永烈帝重病驾崩的消息几乎传遍大江南北,而百姓们在永烈帝出殡这一日,举国戴孝。

  金丝楠木制成的大棺被抬着直往皇陵,文武百官披麻戴孝尾随在队伍后方,成千上万的百姓则跪在街道两侧为永烈帝送行。

  纪倾颜跪在人群之中四处张望,当送葬的队伍逐渐出现在眼前时,她的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来。

  金丝楠木棺材被二十几个人扛着,她死死盯着那巨大的棺柩,思考着赵元承是否真的躺在里面长眠不醒了。

  不,这不可能,那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当初为了一举击败苍越,连那种卑鄙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赵元承这样的坏蛋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去?

  这一定有什么问题!

  就算皇位易主,满朝文武披麻戴孝,也不足以证明赵元承真的死了。

  除非那棺柩之中躺着他的尸体,否则她不信,她要去确定……

  想到这,纪倾颜突然起身,不理会旁人惊讶直奔送葬队伍的最前端,非常大胆的将棺柩拦在半路。

  那群扛着棺材的侍卫被突然出现的她吓了一大跳,其中一人对着她怒道:“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拦截先帝棺柩,可知该当何罪?”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