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弃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曹金灵又委屈又可怜的将昨天的事从头到尾哭诉一遍,最后磕头跪拜,失声痛哭的求赵元承一定要将纪倾颜那妖孽打入冷宫,或是直接赐鸩酒一杯、三尺白绫结束她的性命,这也是大快人心的。

  始终没吭声的赵元承端坐在紫檀大椅内,一边喝着清茶,一边用白玉骨扇慢条斯理的扇着风。

  直到曹金灵尖着嗓子控诉完毕,他咱的一声将扇子阖拢,垂头睨了哭得妆都花了的女人一眼,缓缓道:“曹妃,朕问你,从你进宫那天到今日,一共几载?”

  她不懂皇上为何会有此一问,细算一下,伸出四根手指,“妾身已经进宫伴驾四载有余。”

  “你身为贵妃,父亲又是朝中一品大臣,想必在进宫之前,一定对朕当年如何会坐上这帝位有所耳闻。”

  闻言,想到种种传闻,曹金灵脸色一变,原本就苍白的面孔更加惨白了几分。

  赵元承却一脸不在乎的摊开骨扇轻轻摇了几下,唇边勾起浅浅冷笑。

  他虽然久经沙场又身怀绝世武艺,可面孔却生得极其精致俊挺,并非寻常武夫的粗犷。

  后宫的妃子们会自从踏进皇宫后,便对皇上爱慕得死心塌地,时不时就想找机会寻求眷宠,这和赵元承绝世的容貌也有几分关系。

  只是他不笑的时候是俊美威严,一旦露出笑容,就会给人一种邪佞残暴的恐怖印象。

  此刻曹金灵眼中的赵元承,便是这样的形象。

  “在宫里当差五年以上的人都知道,朕的母亲当初只不过就是在先帝身边伺候的一个小宫娥,意外生下龙子之后,很快就被一杯毒酒赐死。”

  不理会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男人继续说:“朕的父皇从来没把朕当儿子,朕的几个兄弟也从来没把朕当弟弟,在八岁以前,朕在这座皇宫里就是一个连三餐都吃不饱的小可怜。”

  他用骨扇轻轻勾起曹金灵的下巴,脸上的笑容冷得骇人。

  “曹妃,朕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是亲手杀了七个兄弟、毒死父亲,发动政变得来的,这么多的血和泪告诉了朕一个真理——想要活着、想要别人对自己卑躬屈膝,唯一的办法,就是成为这世间最强大的人!”

  他突然冷笑了一声,又说;“朕从来不怕史官将朕写成怎样的坏人,朕也从来不在乎什么明君圣君的称号。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