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温柔怒相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6 页

 

  半声不吭,傅青阳霍然转身,楼沁悠以为他生气了,不带她出门了,却见他蹲身到床底下找出一只小铁箱子,然后拿过她手上的牌位放进去,紧紧的阖上。

  「行了,这样就不怕风吹雨淋了。」铁箱子塞回包袱里,他一手行囊、一手包袱,往外大步走。「以后别再偷偷上香了,又不是什么丢脸事儿,干嘛躲着来呀?啊!对了,既然是岳父大人,我也得按时上香……」

  走出房外,他顺手将桌上的油纸包带走──多半是老婆备妥要在半路上吃的食物吧,再继续步出大门。

  「我说啊!既然岳母不让岳父进楼家祠堂,索性就进咱们家的大祠堂吧!告诉妳,咱们家的大祠堂里『人』可多了,乌压压一整片,保证热闹,岳父绝不会有机会寂寞,说不准还会嫌吵呢!还有啊……」

  他说着话,并一一将行囊、包袱绑上马背,「三餐外带消夜点心加上零嘴,随时都有人上香、上供品,保证岳父饿不着,还享受得肥嘟嘟的呢!」绑好,回身,骇了一大跳,差点没吓掉半条命。

  男子汉大丈夫,天不怕,地也不怕,就怕家里的女人闹水灾!

  「妳妳妳……干嘛掉泪呀!」惊吓得话都结巴起来了。

  可他不说还好,一说掉泪,原只是泪流满面的楼沁悠竟然一头扑进他怀里,干脆放声大哭起来了,慌得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像哄骗小侄儿、侄女一样,笨拙的拍着她纤细的背安抚她。

  「好了、好了,别哭了,这又有什么好哭的呢?真是的!」

  她哪能不哭!

  就连宇文靖仁,那个她认为最能够体谅她的男人,他也说如果她愿意嫁给他,他可以让她把爹的牌位带到宇文家去,但她得藏起来偷偷的上香,千万不能让他家人知道,不然他爹娘会不高兴,外人也会说闲话的。

  而傅青阳,这个她以为无法跟她交心交意的男人,却二话不说就把供奉她爹的牌位视为天经地义的事,还要她把她爹的牌位送进他家的祠堂里接受供奉,毫不考虑是否会被人说话。

  不管是正面或负面的,他都那么理所当然的接纳了她所有的一切,毫无任何疑难。

  只因为她是他的妻子。

  虽然表面上是个粗鲁霸道的大男人,但其实他的内心是那么的善良、宽容、温柔又体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