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温柔怒相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9 页

 

  「起来了,女人,天都快亮了,妳还不起来!」

  楼沁悠一惊而醒,及笄后,头一回一大清早被人叫醒,她还真是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新婚夫婿,坐在床边一脸不耐烦的摇着她。

  「青……青哥?」

  「叫『亲哥』也没用,再半个时辰就卯时了,妳想偷懒赖床吗?」。

  卯时?!

  「可是,卯时不到就起床……」她吃惊的睁大了眼。「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早?」傅青阳哼了哼。「我大哥都寅时不到就醒转,我大嫂就得起得比他更早,她可没半句怨言过!」

  寅时?!

  「但……」楼沁悠慌忙掀被要起身,却发现夫婿两眼盯在她胸脯上看得目不转睛,困惑的低头看,惊呼一声又躲回被子里头去,羞赧的烫红了双颊。

  雪嫩嫩、白如瓷玉的一片美好春光,难怪某人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躲什么躲!」抹去口水,傅青阳不以为然的硬扯开被子。「咱们都圆房了,有什么好害臊的?」可恶,看得正上兴头说,真是,女人的身子不给丈夫看,要给谁看?「快,起床了,女人,伺候夫婿梳洗更衣不是妻子的责任吗?」

  就算楼沁悠的个性再是淡然,这时候也自在不起来了。

  在夫婿灼灼的目光下,她赧红着脸儿,光不溜丢的滚下床,顾不得初经人事之后的疼痛,手忙脚乱的捡拾昨儿夜里被夫婿扔到床下的亵衣和中衣,胡乱的穿上身后,这才稍微镇定了一点。

  没事,没事,就如夫婿所说的,他是丈夫、她是妻子,没什么好害臊的。

  自觉已经足够冷静之后,她便正起脸色,转身面对夫婿,准备善尽为人妻的职责,伺候他梳洗更衣。

  谁知下一刻,整张娇靥又火辣辣的热了起来。

  傅青阳竟然一丝不挂,只撑着一支又粗又长的「旗杆」,双手扠腰,不耐烦的杵在那里等着让她伺候他穿衣。

  用力的拉住两条差点拔腿就逃的脚,深吸了好几口气,楼沁悠努力稳定狂飙的心跳,然后装作没注意到夫婿那副修长挺拔的裸体,用最若无其事的态度伺候他穿上一件件衣饰,虽然娇靥还是红通通的,柔荑也有点抖呀抖的。

  「青哥,不知大哥做何营生呢?」为了转移心神,她随口问。

  「种田的。」

  傻眼。

  「青哥,庄稼人原就习惯早起干活,可是一般人家并不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