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温柔怒相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男人当家,儿子娶媳妇是要留人家闺女一辈子的;女人当家,女儿嫁人,留女婿住上一段时间,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暂住?」楼沁悠柳眉轻蹙。「多久?」

  「这……」绿芙蓉迟疑一下。「就住到妳姊姊和妹妹都嫁出去吧!我想,这种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的确不能算过分──表面上,所以楼沁悠也无法开口反对。

  可是她心里明白得很,这项要求并非表面上那么单纯,倘若「顺利」的话,大胡子会因为反对这桩条件而被踢出局,就算大胡子同意了,这种毫无期限的条件很可能会把他们绑在绿映庄好几年,在这好几年当中,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譬如某人故意设计的「不幸」事件。

  然后,不是她被休妻,就是夫婿被迫和她分开,最终她还是得按照绿芙蓉的安排,改嫁给宇文靖仁。

  可是就算她心里明白,又能如何?

  不,她什么也不能,只能叹着气,无奈的目注大胡子,心想他不是同意,就是反对……

  「她?」再一次,大胡子很无礼的用一根鄙夷的手指头不屑的指住楼雪悠,语气轻蔑。「像她这种任性霸道的刁丫头,我看一辈子都嫁不出去,难不成要我们等上一辈子吗?」

  既不是同意也不是反对,而是抗议。

  不过他抗议得也有理,就是有人一辈子都嫁不出去,难不成真要他等上一辈子吗?

  「你这个……」

  楼雪悠美目怒瞪,正想飙他个天崩地裂,谁知才喷出三个字而已,嘴巴就被楼月兰封住了,绿芙蓉还警告性的横眼瞪过来,确定她已经被控制住了之后,方才施施然的转回去面对大胡子,脸上挂着胸有成竹的自信笑容,一派「你有理,我会比你更有理」的笃定。

  「我想,既然雪悠是妹妹,晚两年再嫁人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

  所谓的「晚两年」,这是一种很笼统的习惯性用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晚几年」,可能是一年、两年,也可能是三年、四年,甚至是五年、六年,总之,这种词是不能按照字面上去定义的。

  然而,对某些人而言,用词是没有字面上或字面下的分别的。

  「两年?」大胡子想了一下。「好,就两年,两年后,她妹妹再不嫁人,就不干我们的事了!」

  咦?两年?谁说两年了。

  她自己说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