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试婚下堂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7 页

 

  每个亲近他的人都告诉他,那段记忆是不存在的,是他想得太多。刚开始他选择相信,可越到后来,他越相信自己,而不相信别人。

  见他大步离去,穆永宏只能摇头叹道:“这些金字塔尖端的菁英人士,平时颐指气使惯了,一生了病,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任性难搞。”

  上了车后,盛颖熙犹豫了下,就把车往自家公寓的方向开去。

  今天就让柳无忧暂住他那里吧,且不说她目前状况不佳,就算要送她回家,他也不知道她家在哪里。

  柳无忧睡睡醒醒,有时明明是睁开眼睛,可唤她名字,却没有反应。

  到达目的地,他看她眼睛微张。“喂,恶仆,柳无忧,你可以自己定吗?”还是没反应。于是他下了车,绕到另一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然后抱她下车。抱起她的一瞬间,像是惊动了她。

  她抬高脸,专注的看着他,像是在确认什么。“……颖熙,你来了。”

  盛颖熙心跳得好快,不单只是因为柳无忧因为感冒而显得性感的沙哑声音,而是……她不曾这样唤过他。她总是唤他“盛先生”或“先生”。

  颖熙?这对他们的关系而言太过亲密,可他并不讨厌她这样的叫法。

  “你生病,今晚暂住我家。”

  “……嗯,好。”她乖巧的任由他抱着,闭上眼,将头靠着他胸口。

  今晚的柳无忧有些奇怪,她看他的眼神不像看陌生人、不像看雇主,反倒像是在看情人,甚王……是丈夫。那种理所当然的温柔、理所当然想撒娇的模样,她那样子让他不自觉的想拥她入怀,想宠她、想呵护她,想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像是他好不容易寻着了失落已久的宝物,不看紧,怕又弄丢了。

  不对劲!柳无忧吃了药变奇怪还可以理解,那他呢?他什么也没吃啊!

  盛颖熙不敢再待在客房里,害怕彼此问暧昧的氛围,那种莫名的、强烈的,仿佛一旦触及再也不愿放开的吸引力。

  他对雪蔷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渴望,怎么会对认识不久的柳无忧产生了这样的心动?

  她第一次被他辞退时,那段没有她的日子,他的后侮,他的度日如年,甚至一向下莳花弄草的他,每天会去给栀子花浇水,期待着它开花,想着柳无忧曾说过的话。

  在酒店无意问重逢,发觉她忘记他时,他心中的愤怒和伤心,到后来她隐约想起他,那种欣慰与激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