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试婚下堂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5 页

 

  “安心?”这是傲气的雪蔷说的话吗?他讶异。

  “让我有个名份可以安心等你。”

  “……”

  十分钟后,盛颖熙将车子开离邱雪蔷的住处,路上的霓虹夜色他无意流连,满脑子想的是方才的提议。

  订婚吗?

  红灯停车之际,他边想着心事,手不自觉的由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着方才被吻过的双唇。回神惊觉,他又拿了手帕在擦嘴巴了吗?最近他好像都这样,无论雪蔷吻他脸、唇……他都习惯性的会拿手帕擦去。

  在他心里,仍把她当成是一般的女性朋友吗?

  照理说,吻一个在交往中的女人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为什么他会这么排斥,甚至……觉得罪恶感?除了雪蔷外,他并没有其他交往的女人,哪来莫名其妙的罪恶感?要有罪恶感,也该是吻了雪蔷外的其他女人吧?

  唉,他越来越不懂自己了。

  答应雪蔷先订婚,在这种情况下答应?不!他必须拒绝。不但是订婚的事,就连交往……是不是也该找个时间和雪蔷理性的谈谈?

  红灯转绿,车子继续前进,忽然有通电话打了进来。一看来电显示——

  柳无忧?

  这么晚了,怎么会打电话给他?她从不在工作时间外打电话给他的。不知道她的烫伤有没有比较好?

  “喂,别告诉我,你明天要请假。”盛颖熙先发制人。他发觉他越烦躁越想见她这恶仆!

  “呃……那个……‘脾气很大的盛先生’吗?”

  这是什么鬼?“你哪位?”不是那恶仆?但手机号码明明是她的。掌握不住状况,盛颖熙的浓眉倏地拢近。

  “那个……你认识这支手机的小姐吧?她目前在医院。”

  打电话的人声音很年轻,感觉上像是个学生。不会是诈骗集团什么的吧?不过一听到医院,他心跳漏了半拍。“她?为什么在医院?”

  “不知道,方才我在公车站等车,她排在我前面,突然倒了下来。她手机里没什么电话号码,从快捷键一到十……呃……虽然名称不太一样,可都是你的电话号码,所以……就打来通知你。”称他“脾气很大的盛先生”,还是挑了里面比较正常的名称来问候的。其他还有什么“橙末加很多的盛先生”、“龟毛到人神共愤的盛先生”、“原来还有一点可爱的盛先生”……

  这位盛先生可能人缘下佳,手机的主人对他颇有微辞。问题是,即使是这样,她的手机快捷键里全都是他。果然呐,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