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试婚下堂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说伤心地,不如说那房子对他而言像埋了地雷,什么时候会踩中引线,没人知道,也许今天,也许明天,也许……永远平安无事。可毕竟有潜在的危险,因此在医生的建议、盛家人的坚持之下,他才搬到现在住的公寓。

  盛颖熙冷冷的反问:“房子是我买下的,我不能住进去吗?”

  “不……不是的!”尤明芳支支吾吾回答。事发之后,盛家人应该会把刚藏的东西藏好、该丢的东西丢了吧?

  之前她曾协助去处理了一回,房子里其实东西被撤得差不多,恢复到总裁单身时住在那里的样子,唯一伤脑筋的是主卧室里镶嵌在墙壁里的大衣橱,那十五码的电子锁连锁匠都莫可奈何。

  后来那橱子怎么处理的,她就不知道了。

  话又说回来,早知道这位我行我素惯了的大少爷一定不会乖乖的接受安排,当初盛老夫人该听从邱小姐的建议,把房子卖掉才是。

  “那房子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去打扫,还满干净的,我打算今天晚上就住进去。”

  “邱律师知道您要搬过去吗?”邱雪蔷是总裁这一年来走得最近的女人,他们是公认的一对。两家人在去年盛家老爷中风住进了邱明光纪念医院治疗后,互动就更加频繁,合理推测,两人的好事只怕是近了。

  目前邱雪蔷到纽约静修,预计一个月后回来。

  “迟早知道,不必特意告知。”盛颖熙端起她方才送进来,有些发凉的茶啜了口。较之于茶,他记得以前喜欢咖啡,只是曾几何时,一嗅到了咖啡的味道就令他不安焦虑,活似世纪末日到临一般。

  如今他不喝咖啡了,却记得曾经爱喝,依稀记得有个人为了他还跑到老式咖啡店学煮咖啡。只是那个人是谁……他真的忘了。

  感觉到平稳的情绪又掀起波浪,盛颖熙忙把注意力集中到待批阅的卷宗上。不能再想了!反正也想不起来,陡增焦虑罢了。

  “是。”尤明芳心里遗是有些不安。

  盛颖熙的手机铃声在此时突然大作,他看着似熟悉又陌生的号码。“喂,盛颖熙,你哪位?”

  “再深厚的友谊也抵不过‘岁月摧残’呐,令人遗憾呐!”低沉的笑声透着恶作剧的玩昧自手机里传来。

  盛颖熙一怔。“遴君?夏遴君?”

  “感恩呐,看来我们的友谊可以再继续一段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