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十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4 页

 

  怀孕以后,她就已经辞掉工作,演变到最后,连他都得留职停薪,在家寸步不离地照顾她,她的身体状况随时都会有意外。

  在数不清第几次进医院的某一回,夜里,她突然醒来,看着趴睡在病床旁边的丈夫。

  徐靖轩敏感地察觉到,坐起身。「哪里不舒服吗?」一等她点头,随时准备按铃通知医护人员。

  他现在都睡得不沈,随时保持在最敏感的状态,为了她,他承受的心理压力也不小。

  「我没事。」她伸手握住他的。「只是想起,二十岁那年我告诉你我怀孕了,你对我说的话。」

  「都过去那么久的事了,想它做什么?」

  「因为我现在常常想,如果当初我们结婚,把孩子留下来,结果会是怎么样?」即使是三十二岁的她,都觉得好辛苦,二十岁的他们,有办法承受这些煎熬吗?一定没有办法的,或许最后有一人会先崩溃,更或者,撑过了,在尿布奶瓶里焦头烂额、狼狈挫折。

  到最后,可能会相互埋怨,终至离婚也不一定。

  她现在真的能够理解他的话,懂得他当时的考量了。

  或许,真的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一个时机上的错误,所造成的遗憾。

  「我不知道会怎样,但是我可以回答你,无论十年前十年后,我对你的心情都是一样的。」纵使当初没有留下小孩,也不代表对她的爱少了一分,而现在,既然决定留下小孩,他就会尽他的全力保住宝宝,坚持到最后一刻。

  「靖轩,上来好吗?」她想让他抱着睡。

  「明天早上我一定会被护士骂……」说归说,他还是轻巧地躺上病床左侧,张臂揽住她。

  怀孕以来,她总是躺病床,那种动弹不得的滋味有多难受,他无法全然体会,却心疼她为他吃了这么多苦。

  「辛苦你了,老婆。我爱你。」

  吻吻她额心,怜惜温嗓飘进她半入眠的梦中。

  *

  隔年夏天,她在产房里剖腹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早产的小男婴不若一般新生儿健康,一出生便住保温箱,交由医护人员看顾。

  他去看宝宝时,轻声对儿子说:「小混蛋,害爸妈吃了这么多苦头,知道我会打你的小屁股,先装可怜躲到这里来吗?快点好起来,健健康康地长大,我可以考虑不跟你计较。」

  想计较也没办法,父母专程由南部上来看徐家的长孙,疼爱得跟什么宝贝一样,知道宛心双亲都不在了,母亲特地来帮她坐月子,怕他一个大男人不知轻重,没好好调理老婆的身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