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爷不信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不用在这儿伺候了,你下去吧。”胤麟坐在炕床的床沿,让阿其那为他脱掉靴子,这才摆了下手说。

  “。”阿其那福了下身便将宵夜又端出去了。

  待房里只剩下他们,胤麟横了一眼正背对着他的纤秀身影,没好气地问:“你都敢进本王的寝房,现在才来害羞不会太迟了吗?”

  “可是……”砚兰才转身想要解释,见他衣衫不整,顿时羞红了脸,又背过身去。“王爷先把袍子穿上。”

  “本王偏偏不穿!”胤麟索性走向砚兰,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吓跑她。

  砚兰连忙捂着双眼。“你……你不要过来……”

  “这儿是本王的寝房,本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胤麟哼了哼,故意在砚兰面前晃来晃去,看她还说不说实话。“就算是全脱光也行,可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这个福分与本王独处一室……”

  说着,胤麟当真连内衫也脱掉,露出精壮的胸肌,让砚兰又羞又气,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才好。

  “你……”砚兰想到自己已经够无助害怕的了,这男人还这样戏耍她,心里就更委屈了。“你下流无耻……”

  胤麟俊脸一沉。“你敢骂本王?”

  “是王爷先欺负人……”砚兰抽噎地指控。

  见砚兰真的掩唇哭了,让胤麟不由得想到自己身边的女人无不用娇媚的笑脸和勾引的功夫来诱惑自己,可没人用过这一招吸引他的注意,这会儿砚兰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他想将她搂进怀中,可是他才把手臂伸了过去,却扑了个空,这才想到“她”根本摸不着也碰不到。

  瞪着自己空荡荡的手掌,胤麟忽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过又马上抹去这个念头,告诉自己可不要中了这“美人计”。

  “人都已经死了,还这么没用,只会哭哭啼啼的,难道就不会使出一些吓人的招式吗?”胤麟撇了撇唇,他还等着看呢。

  砚兰明白他会这么想也是正常的。“那是因为……砚兰还没死。”

  “你还没有死?”胤麟低叫一声。“那你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还在这儿做什么?”记得小时候曾听额娘说过,萨满教认为万物均有灵魂,而人主要是靠发扬阿〈命魂〉存活在世间,离开愈久,气就会愈来愈弱,直到身体渐渐死亡为止。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这一个月来怎么试也回不去。”砚兰想到毒发时那椎心刺骨的疼痛,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怕回到身体里,再经历一次那种痛苦。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