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大清船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4 页

 

  看他将她抱得那样紧,她还安慰地拍拍他。“别怕,我陪你去见阿玛。”

  敢情她把他的激动诠释为害怕面对自已阿玛了?他笑着放开她,然后牵起她的手,直接往自已阿玛的书房走去。

  他在书房外敲了下门。“阿玛,是我。”

  王爷的声音响起。“进来。”

  他与袖篱对视一眼,然后才推开门。

  “阿玛。”两夫妻同声喊。

  王爷点了点头。“你的我?霍济格,你难得主动找阿玛主话,看起来此事非同小可。”

  袖篱鼓励地看了霍济格一眼。

  “阿玛,刚成亲时我曾经去南方一回,不知阿玛是否记得?”霍济格终于开口说话。

  “是呀,豫璃跟我说你与朋友做点小生意,我也没多过问。”王爷说

  “我知道阿玛对孩儿一直很忧心,总觉得孩儿没个定性,好不容易帮孩儿谋个官职,隔没几个月,孩儿又不做了,阿玛一直很失望吧?”霍济格提起往事。

  “你与你大哥的性格不同,我也不能太勉强你,说不失望是骗人的,但是……”王爷叹了口气。

  “其实孩儿是对当官没有兴趣,那确实不大合孩儿的心性。所以大约三四年前,孩儿就开始在民间做起生意。”霍济格此话一出,惊讶的却是袖篱。

  她曾经问过他为何不把自已的事业告诉家人,他说因为家人恐怕不会赞成自已做的事。当地他还说如果是她,她会为他感到骄傲。而她记得他并不打算把天下船运的事告诉家人的,他现在为何又主动提起呢?

  “你今天终于愿意说了?”王爷讶异地问。“我一直在等你自已提起。”

  霍济格讶然,原来他的阿玛还是很关心他的,只是没有过问,那是否代表着阿玛是相信他的?

  第10章(2)

  “不知道阿玛是否曾听过天下船运?”霍济格低声问。

  “天下船运?”王爷微微提高声音。“怎么会不知道?浴道在京城可是一大变革,由民间的人掌握了南北运,阿玛身为朝廷命官,怎么会对这种呈没有半点知晓?只是这船运是南北货运的命脉,垄断于一人之手,不知对朝廷是否有威胁?如果此人有心,要造反也不是件太困难的事。”

  “阿玛倒是不必担忧这个。孩儿绝对不可能造反。”霍济格朗声说。

  “什么?”王爷站起来。“你说——你的意思是你跟天下船运有关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