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大清船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这个水密隔舱的宽度不对,甚至两端都没有对称。隔板的厚度也不对,这木头……不是樟木。这……怎么会是殷氏的船?”殷袖篱一脸苍白地低喃着,手摸着隔板,隐隐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难过。

  看到她大受打击的模样,他竟然生起一抹不忍。“看来殷姑娘也是行家,一看这船就知道有问题。你们还是赶紧把船拖回去船厂,这船不断渗水,我还得派人定时来捞水,否则全沉了会连尸体都找不到。”

  殷氏船厂虽不是北京城最大的造船厂,却是历史最悠久、工艺最出众的。第一次的生意之后,霍济格非常满意他们交出来的货品。但是此番送来的船却连粗制滥造都谈不上,因为会漏水的船根本不配称为船。他会生气也是应该的,当初他还觉得自己被耍了,气得想让这家船厂消失于北京城。

  然而现在看到她那苍白的脸与恍惚的神色,他发现这姑娘遭受的打击比起他的愤怒更形严重,看来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跟着过来的福伯看到了,也一样张口结舌。“小姐,这会不会……会不会是少爷……”

  第1章(2)

  殷袖篱被福伯这一提醒,恍然大悟。这恐怕是出自她大哥的手笔没错了。

  身为殷家的传人,殷奎对这造船事业满是野心,但他既没有妹子对船只设计的天分,也没有爹亲殷禹行的工艺跟生意手腕。对他自己的不足,他倒是一直耿耿于怀,时常想着要爹亲多重视他。说不定他真的趁此机会想表现一番,更换了交货的船只。

  “我得弄清楚。霍九爷,突破对不住,这伯事情我会查清楚的。这船就算劈了当柴烧都嫌难烧,要真沉了也罢,省得在此丢脸。”殷袖篱有气无力地说。

  原本是来找人家算帐的,没想到这丢人现眼的反倒是自己。她真的觉得惭愧,这许多年来殷氏累积的声誉真的毁于这艘船了。

  “小姐……”福伯同情地扶着她下船。“抱歉,九爷,我们先走了。”

  看着她那垮下的背影,霍济格忽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想起她脸颊上那道墨痕,他忽然觉得看她生气的模样都不会这样不舒服。

  “你认得这个殷姑娘吗?”霍济格问了身旁管事的杜天凤。

  杜天凤可以说是天下船运的二当家,除了重要场合由霍济格出面外,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杜天凤在负责的。相对于霍济格的冷漠,杜天凤那嘴边总是挂着微笑,一身飘逸长袍的模样,让人看了直想亲近,谈起生意来自然也就使得许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