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妖神兰青(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9 页

 

  算了,傅临春要要无赖时哪还管什么屁誓言?她全身一放松,还真的是倦意袭满身。到底是练武人体力好呢?还是她真的很弱鸡?

  她感到傅临春轻轻动了动,让她睡得更好。她确实要睡着了,终于任着美食从嘴边走了,这样想想,那种一夜滚个几次床被的英雄事迹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她该不会早成土里的烈士了,压根没那体力连战七回合吧?

  她意识迷迷糊糊的,心里不太服气。她这人嘴贪得很,如果让好吃的东西在面前晃来晃去,晃个几十年,她却吃得愈来愈少,她有多呕啊!

  如同有美酒在她面前,她怎样也熬不住想去喝……

  不,鱼与熊掌总是不能兼得。她为了傅临春的美色……还是戒酒吧。她下意识地摸上他的手掌,与他五指交缠,才终于昏睡了过去。

  *

  近年的江湖传言都有些不可思议。

  例如,兰家自江湖半抽身,兰家家主对各地美食十分有兴趣……甚至有一年不谈武,只举办一场驭食宴,各地江湖人以为兰家内有玄机,于是纷纷上门……

  「听说还真的是驭食宴呢!我还听说,兰家弟子本是面目姣好的纤细少年,都被这些美食养得白白胖胖,一个个都是小胖子呢。」老百姓津津乐道。

  「听起来,江湖兰家改行入厨界下似的,会不会里头有古怪?」

  江湖对他们多遥远,偶尔听见来城里的江湖人闲聊一些特别的事,赶紧记下来当茶余饭后的有趣话题。

  「还有还有,听说现在江湖人有一半以上的人在替春香公子找仇人呢。好像有谁冒充他,到处烧了两年江湖史呢。」

  有大婶接道:「谁是春香公子啊?」

  「大婶,你哪儿不舒服?」坐在药铺里的年轻姑娘开口。

  「哦,关大夫,这几天我老是肚疼跑茅厕,你替我瞧瞧,我是哪儿有问题了?」

  她静心把脉,任着那排队的百姓吱吱喳喳,聊着一些听来的江湖趣事。她写下药单后,那大婶忽地倾前低声问:

  「关大夫,你相公的脸是怎么毁的?」

  她笔一顿,没察觉送饭来的男子耳力极尖,听到这话后在药铺门口停步。

  她停顿到男人几乎以为她不懂得说谎了,她才道:

  「兰青为了我,才受伤的。」

  「好好的相貌就有疤,实在可惜……关大夫,你每两天在这小药铺里帮忙义诊,有没有考虑替你家相公找个人照顾他?我看他卖面也是挺辛苦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