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为什么是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柯爸爸一脸受伤,抱怨:

  「难道,在娇娇眼里,爸爸不是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吗?在爸爸眼里,娇娇是最可爱的小公主哦!」

  她又偷看那个饰演小公主的女同学。原来美丽的公主都长那样,跟她都不像……她扁着红红的小嘴窝进爸爸怀里。

  「……我最讨厌爸爸了……我要吃炸鸡,一桶都是我的,爸爸不能跟我抢」她开出条件。

  柯爸爸眉开眼笑,立即把她抱在臂上,只手拿着相机举得高高的,说:「马上冲去吃,娇娇一桶,爸爸一桶,比赛看谁吃得快!来,娇娇,笑一个!」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摇出白糖般的小牙齿。

  「好,来照一个!」

  柯爸爸按下快门的刹那,柯娇娇立刻鼓起脸,再用须须用力打了爸爸一下泄恨。她决定要吃炸鸡,照样嫌爸爸!

  在角落里,一名小学导师抹着嘴角目送这对父女离去。

  「嘶……」他一脸疑惑,但又难以控制唾液的分泌。

  「明明柯娇娇长得很可爱啊,怎么当不上小公主呢?」老师们投票,只有一票投给柯娇娇,而那一票就是他投的。

  柯娇娇真的很可爱啊,怎么会只演一株连台词都没有的小树?世人有没有眼光啊!

  他完全无法理解其它老师的想法!

  楔子之二

  娇娇与灵异经历

  柯娇娇今年十七岁,一点恋父情结也没有。

  真的,她可以用她项上国字脸的人头发誓。

  所以,她很欢乐地送爸爸出阁了,不,是很诚心诚意的恭喜爸爸觅得佳缘。为了让嫁入门的朱阿姨真切的体会继女所释放的高浓度善意,她在婚宴里尽心尽力当个小招待,虽然不是漂亮的小招待,但肯定是最逗趣的小招待。

  也因此,在八月里的饭店冷气里,她有点中暑了。

  她撑到喜宴结束,然后直接回饭店房里睡大觉。

  她累到根本无力脱下喜宴小洋装,直接软向柔软的床铺。

  意识虚飘飘的,她想她很快就能睡得跟死猪一样,今天连口菜都没有空吃,不知道能不能让她的肉肉脸消减一点。

  朱阿姨的亲戚以为她没注意到,每当她转头时,那些人总是充满怨念地偷看她。拜托,她看起来像是很会虐待新妈妈的继女吗?她已经够讨好朱阿姨了,就怕美丽的朱阿姨不要爸爸。

  她对爸爸够义气,爸爸该感激涕零。

  都三十七岁的大男人,虽然个头高,但早就光头,啤酒肚也出来了,加上不好看的国字脸,她怎么也想不透,小鸟身材的朱阿姨怎么会喜欢上爸爸?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