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收拾浪子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为什么你总要这样说你自己,那是一场误会……」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韩宇脸色一沈。「我一个人生活惯了,不想被绑住,女人的眼泪对我而言,太沉重。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好聚好散,没有任何道义上的问题。」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

  「男人如果明知管不动自己的老二,明知自己不安于室的个性,就不该让女人用一辈子的幸福陪葬。这是我的真心话。」

  「你连去试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知道你不能跟一个女人相守。」

  「别说了,喝酒吧!」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谢文风只好沈默。

  担任第五届流行乐团比赛评审的谢文风,第一次听到韩宇低沈浑厚的嗓音唱出自己创作的歌曲时,他就知道自己挖到了一块宝了。

  当谢文风捧着唱片合约来到韩宇的家中,看到那镂刻着华丽花纹的金漆大门,以及那栋豪宅时,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拒绝出唱片。

  记得那时韩宇的父亲是怎么对他说的--

  「我不是告诉你不必来了?我们韩家不需要儿子去卖唱、丢人现眼。」韩父坐在沙发上表情既冷又轻蔑。

  「大姊,不是我说妳,这事如果传出去,家族的颜面何在,爸爸不给气得中风住院。」韩父身边挨着一名相当年轻美艳的少妇,眼底尽是讥讽。「青儿,你要好好念书,以后做大官,别让妈咪丢脸。」她对怀里的孩子说。

  韩宇的母亲频频拭泪。「谢先生,您回去吧!小宇不会做什么歌星的,这件事别再提了。」

  「都是妳,放任他组什么乐团,书不好好念,整天跟那些没出息的人搞在一起,他要是想去卖唱,就叫他以后都不用回来了。」韩父气得大声责骂已经泣不成声的女人。

  谢文风默默起身,离开身后那些谩骂以及软弱的哭声。

  了解韩宇的家庭背景后,谢文风才明白为什么一个才二十岁的孩子,竟会有那么深沈和总是带着讥讽的眼神,彷佛活着只为睁着眼,等着看那个家到最后如何的破败。

  由于惜才,谢文风鼓励韩宇继续从事创作。当他化名「于寒」创作的词曲渐渐变成销售量的保证时,谢文风的办公室几乎要被上门邀歌的制作人给踩平了。谢文风是唯一能和「于寒」接触的人,而自始至终他都谨守与韩宇的约定,没有透露「于寒」的真实身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