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四方宇 > 情丝之弦 >
繁體中文    情丝之弦目录  下一页

情丝之弦 楔子 作者:四方宇

  「四大家族得五子,第六子看天意,若得女,便属天家人。」

  这句流传在民间百姓中的话,说的是当今辅佐朝室宗亲的高、段、陆、苏,四大望族。

  早年四大家族帮助朝廷平定战乱有功,虽得到莫大的恩赏,同时也付出另一种代价,四大家族只要是第五子之后的小孩,若得女孩,便是皇家人,皇帝会收为养女,赐予公主封号,行仪皆如皇亲之贵,这样的荣宠,却是一种政治筹码!

  一旦遇有外族求和结亲,甚至大赏争战的凯旋武将与要臣,皇族赐婚,公主下嫁便是最好的尊荣,这时被授予公主封号的「天家公主」,便得负起此一政治联姻的结合,这是皇族的自私处,不愿牺牲自己的骨肉!

  有鉴于此,除非有心攀权附贵,否则没人愿将骨肉送进宫中,任人操弄,因此为免骨肉分离,四大家族多不生超过五子。

  身为苏家第六子的苏少初,从小便被一再谨慎告诫,千万得小心留意自己的身分与秘密。

  「初儿,你要记住,苏家第六子的性别必须是男性,第七子的存在是秘密,你和小初不能同时出现,若被人发现这些事,会有人将你和爹娘与哥哥们分开,要记住,绝不能让人知道这些事。」

  三岁前她和弟弟很少踏出院落,三岁后他们被送出帝都,在帝都邻近的一个城镇中成长,这之中,二姊嫁给皇太子为侧妃,大哥曾来探望时,欣慰的告知她,以后第六子的宿命,不再困住四大家族,因为未来继位的皇太子将废除这个陋习。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透过繁花枝叶中,一双乌亮的小眼瞧著前方坐在繁花前的美艳之人,拿著绣花针细细的一线一线缝著绣帕上的图案。

  「哇,那就是传说中的南源使女,好像仙女一样漂亮。」抱著球的小男孩低呼地道。

  「我听爹说,南源是轩辕娲式的族人所居,那儿的女孩子都很漂亮也很会跳舞,男孩子就很会铸剑,还有草药医理都很强喔!」小女娃看著前方的绝美女子,一派小大人模样的,讲得头头是道。

  「珊珊,放心,你将来长得会比前面的仙女好看喔!」小男孩保证似的,看著一旁的玩伴,小小年纪,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引人注目至极。

  果真赞得小女孩心花怒放,甜甜的笑。「少初,我最喜欢你了。」

  「娘娘。」端著膳食走近的宫女看到主人正欲弯腰捡掉落在地的线团,赶忙上前扶著,左右瞧了瞧,确定没人后,才叮嘱道:「您忘了,现在的身体不行弯腰和提重物。」

  「玲珑,才不到一个月,没关系的。」宋梅萼微笑著,看著从小到大的贴身侍女玲珑,当她从南源嫁入中原皇室,她也一路相陪。

  「小心些总是好,尤其在这皇宫内,出了岔子可麻烦了。」玲珑扶著她回椅边坐下,掀开端来的食盅,浓浓的药膳香味扑鼻。「这时候要好好吃些补身的东西。」

  宋梅萼掩著鼻,有些反胃似的掩鼻作呕。「我怕这些味道。」

  「以娘娘目前的情况,是会如此,可也不能不补个身子,就喝些汤也好。」

  拗不过玲珑的坚持,只能接过她盛来的汤。

  「三皇子,他……有捎来什么消息吗?」饮著一瓢瓢的药汤,带著迟疑问道。

  玲珑摇著头。

  「没有消息,也不再来颐斋馆,他是不打算再理会了吗?」敛下怅然的眉,一声长叹。「我错了吗?不该坚持要留下的……」

  「使女,您既做了决定,就别再想了。」玲珑唤出主人在南源倍受尊重的身分。

  「在我犯下了生命与伦常中,最大的罪与错之后,还有什么资格拥有这样的身分尊称。」她怅然苦笑。「是不该再想,否则可怜的是……」轻抚目前平坦的腹部,忍不住幽幽长叹。「如果我能像他那般无情便好,却偏偏放不下也舍不了。」

  「我听说上一任圣女是个善良热情的人,为什么会生下的皇子,如此的……残忍。」毕竟是圣女之子,玲珑不便下重口,却也实在难忍下去。

  十六年前,南源圣女宋飘萍,心怀悲悯的圣女为解决中原与南源之间的战乱,不忍见族人与无辜百姓再受祸事之苦,不惜以联姻缔造双方和平,成为中原皇帝之妃,却没想到圣女在生下一子后,就染病去世。

  这之间,圣女的死因倍受轩辕娲氏族人的质疑,双方的关系曾因此降到冰点,如非圣女生下一子在中原,双方大概再开战了。

  十六年后,南源迟迟无法再选出圣女,为著圣女之子,轩辕娲式愿化心结,让护教使女依圣女模式嫁进中原皇宫,照顾与教导皇子轩辕娲式的历史,再借联姻弥补双方多年裂痕。

  这一代的使女宋梅萼,是上一代圣女宋飘萍之妹,这对年岁相差极大的姊妹,在姊姊成为圣女嫁入中原时,她还只是襁褓中的小婴孩。

  南源使女虽嫁给中原皇帝,却也只属名义上,她的职责是为著圣女之子而来,中原皇帝对她甚为礼遇尊重,赐给她一座单独的别馆与不受宫规约束的行动,为避免其他后妃无谓的骚扰,这座别馆只许皇上、皇后、太子与三皇子进入,除非得她允许,否则他人不得擅入。

  「三皇子只是心有问题,却没人发现。」宋梅萼忧锁双眉,声多苦涩。「大家都怕伤害他,皇后如此、太子如此,皇上更是如此,宠溺成了大家对他唯一能做的事。」

  当年的圣女嫁进皇宫时,来自外族举目无亲,后宫嫔妃争斗极凶狠,皇上的宠爱,圣女地位的不凡,独立于其他妃子之外,只是让这位外族圣女更被其他后妃视为眼中钉,这样的情况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而改变。

  「飘萍姊姊救了当年身染奇症的皇太子,让皇后对她感恩至极,待她如姊妹至亲。」

  善良仁慈的皇后向来不兴后宫争宠,再加上年纪大了皇帝快十岁,皇帝对她敬重为多,她总是禀持本分,长年茹素礼佛,为当年被头痛症所困扰的皇太子祈福,当太子病况愈下,陷入昏迷时,出自药草医理发达之地的南源圣女救了太子,也揭穿了后妃之中为亲儿争位毒杀太子的阴谋。

  至此皇后对这位南源圣女相当关怀,更因年岁之差,再加上圣女的贴心,令皇后带著几分长辈的疼爱,当圣女死后,留下的孩子,更令哀伤的皇后捧心照顾。

  「皇后娘娘对圣女之子的疼爱还真不用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如果不是知道皇太子才是皇后亲生儿子的话,不解的外人,还真会以为三皇子才是她亲生儿子。

  宋梅萼放下汤碗,摇头叹笑。「皇后对三皇子的疼爱更像是对儿孙,毕竟飘萍姊姊和皇后的关系说是姊妹,不如说像母女,对飘萍姊姊留下的孩子,自当像是祖母对孙儿。」

  皇太子得接受成为一国之君的训练,只有三岁前留在皇后身边,年纪稍长就开始一连串宫仪之训,因此真正陪在皇后身边最久的是三皇子。

  「从来到皇宫后,我终于了解为何三皇子年纪轻轻却权势过人。」宋梅萼起身,看著天空,神态幽幽。「圣女之子能在中原受到如此疼爱,我该高兴,也为死去的姊姊高兴,但是……过多的溺爱与放任,再下去只怕是祸非福。」

  半年前来到中原,她终于见到飘萍姊姊的孩子,这个才大自己二岁的亲侄儿,轩辕娲式一族始终心心念念的圣女之子。

  三皇子朱毓,仪表俊美非凡,眉目中甚至带著一股艳魅之采,还记得当对方朝自己绽笑,甚至唤出姨娘时,她才知道自己看呆甚久。

  「使女别担心太多,权势在身,有大半也是三皇子本身确是能力过人的,否则就算皇后再溺爱,皇上、太子再维护,没有真正的能力,朝臣也难心服,这样的权力是虚的,但是满朝文武看来对三皇子的掌权没异议。」

  皇后对这位从小让她亲自照顾大的皇子,再加上心疼他幼年丧母,还有一股「对儿孙的溺宠心态」,对三皇子任何要求都不会说「不」,她不忍见沮丧在这可怜的孩子脸上出现,更不忍见有任何难过的事会发生在她亲自照顾长大的皇子身上。

  皇后已认定该保护好她一手带大的皇子荣宠一生,才对得起当年救了她的皇儿,风华之年便逝去的宋飘萍。

  就在皇后极力「关爱」的维护下,对圣女之死有内疚的皇帝与可怜幼弟失母的太子,「宠爱、溺爱还有睁一眼、闭一眼的放任」造就三皇子朱毓那异于常人的心态与权势。

  「有异议的都让他处理过了吧!」宋梅萼闭著眸道,为他也为自己如今的情境感到凄然。「有时候我真觉得他像魔鬼一般可怕,有时候又像一个需要人家告诉他温情是什么的孩子,我已毁在他手中,这一生,也不会再有机会可以告诉他,人与人之间,有多少不一样的情是要珍惜的,老天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她还不了解吗?就因朱毓过人的能力与倍受宠爱,他非常清楚,自己可以在多大的范围内,玩尽翻云覆雨的手段。

  「使女,你的身体不会有事的,别想太多了。」

  「玲珑,过几天你回一趟南源。」宋梅萼接过她接著递上的茶,若有所思地道:「带著我的信函,记住,这之中,无论听到我在中原的任何消息,都要按照信件上面所说的做。」

  「使女,你想做什么?」玲珑为她不同往昔的模样一怔。

  正想再开口的宋梅萼却听到不远之处,传出小小的声音。

  「大胆,谁在那?」玲珑严声叱喊!

  只见一颗球从草丛后滚出来。

  「是谁,快出来!」

  玲珑捡起球严声喊著。

  未几,一个小男孩先从草丛后钻出来,接著一个小女孩,小男孩保护似的牵紧小女孩的手,躬身一礼。

  「对不起,我们玩球不小心滚进颐斋馆的墙角洞内,才从墙洞内爬进来捡球,冒犯您了夫人,她是被我硬拉进来的。」其实是珊珊吵著要进来看,但是向来甚为保护女孩儿的苏少初,一腔义气,怎么说也不能让珊珊受到波及。

  「好个气度不凡的孩子呀!」宋梅萼笑,简单几句,说得诚实,也怕真要领责罚,不能害到身旁的小女孩。

  「该说是一对漂亮的孩子。」玲珑看到是小孩子,已先消了大半气,一见这对美丽的彷如画中走出的小孩,笑著要上前,小男孩却马上挡在女孩面前。

  「夫人、这位宫女姊姊,球是我的,和她无关,先让珊珊走吧!」

  「少初,是我拉你进来的,你不用替我挡了。」身后的小女孩对他这种义气可不领情。

  「少初、珊珊?」宋梅萼听到他们彼此唤出的名字,略一思索问:「是苏家的小公子和武林老先知颜晓通的女儿,颜珊珊吗?」

  「是、是的。」听到他们的身分被如此轻易认出,这两个小家伙也不禁一怔。

  「莫怪如此不一样,早已听闻宫中人讲,每当苏大公子带著苏家小公子进宫,身旁总有一位美丽的小女孩。」玲珑也想起的道。

  她偶尔和几位他宫的下人闲谈时,就一直听人提起。这对看起来就两小无猜般玩在一起的孩子,亮眼得让人很难不注意。

  「不知我未来的孩子是否也能有这般美丽?」

  「萼妃娘娘。」见主人失神,玲珑赶忙正式唤著。

  「小小年纪,他们又能懂多少。」

  宋梅萼轻喟,随即朝他们伸手,对方略一迟疑来到她眼前。

  「苏家的小公子和老先知的女儿。」温柔的容颜在他们眼前蹲下,轻抚著他们的面容,「一个翩翩风采的小公子,一个美丽动人的小女孩,你们的未来,有家族的依靠该是充满幸福,门当户对,不用担心会有任何世俗问题。」

  两个小家伙听得似懂非懂,一旁的玲珑也只能叹气,不再提醒主人的有感而发的言谈,是多不得体的危险。

  「我记得,中原四大家族中的苏家和南源的轩辕娲式,有不一样的渊源与情谊,令尊和南源的几位隐世不出的耆老交情不凡,令兄对族人也帮助不少,在南源,苏家人很受人敬重。」

  她柔声说著,边执起小男孩的手腕,想牵他们进屋去玩玩,却意外发现小男孩的手腕相当纤皓,宋梅萼微露讶色,细搭他的腕脉,发现什么似的惊看著他。

  「你……不是男孩?!」

  「呃!」苏少初正著迷看著那美丽温柔的夫人,却被人一言惊醒。

  初儿,你要记住,苏家第六子的性别必须是男性?……若被人发现这些事,会有人将你和爹娘与哥哥们分开,要记住,绝不能让人知道这些事。

  「我、我……对不起,打扰了,我们先走了。」苏少初慌张的甩开这位萼妃娘娘的手,牵起颜珊珊就跑。

  「等一下,你们……」

  玲珑唤之不及,只见两个小家伙一溜烟钻过草丛不见了。

  从墙角的洞钻出颐斋馆的苏少初和颜珊珊,两人喘吁吁的拍著胸口,随即两人相视一笑,因为今天的探险令他们看到了传言中的南源使女。

  只是,是错觉吗?年纪小小的少初总觉得,这位萼妃娘娘面色中有些生病的……苍白。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过了几日,苏少初再进宫,这回是大哥从东域游历归来,皇太子特别设宴洗尘,还要一见他们苏家的「秘密」。

  因为二姊嫁给皇太子为侧妃后,为四大家族坚定进言,让向来有心改革陋习的皇太子接受了,以后他将改变四大家族中,第六子若为女便是天家人的陋规。

  趁著大人们聊得快乐兴起,不能同时露面的小弟,此刻正在二姊身畔听训诫,要他别老是沉默不吭声的让无法无天的老六苏少初牵著走,看这种态势,接下来要训到她头上了,赶忙偷溜出太子设宴的迎福园,漫玩的又踱到颐斋馆外的一角。

  看著墙洞,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后,她再次钻进颐斋馆内。

  对萼妃娘娘,苏少初有著好感,只是上回太惊慌,令她匆匆跑人。

  借著草丛遮掩躲过守卫,来到上回的地方,发现今天异常的安静,平时会站人的寝殿外都没见到人,躲半天也没见任何宫女来去!

  她小心的走出,不解的四处看,大家都去哪了?怎么人都像被撤开一样,只有外围有守卫。

  经过一个寝宫门口时,她听到了细细的啜泣声,苏少初好奇的踮脚,从门缝瞧进,没看到人。

  她跳了跳,带起的气流微势令虚掩的门轻轻开了,不禁好奇的探头,声音从内寝室传出,她悄声的走过去,轻轻的撩开垂纱,宋梅萼哭泣的声传出。

  「你这趟来,就是要给我这种答案吗?要我打掉自己的孩子!」掩著唇,她难以自抑的颤抖。

  一旁,一个金色顶冠,十六、七岁华服炫灿的少年,绾梳端整的飘逸黑发,俊美无双的面庞,总是带著一股佣懒笑意,华艳无比的珠玉在身,金饰耳扣、十指几乎戴满八指的宝石珠玉,却毫不令人感到俗艳,甚至是相衬无比的高雅卓然。

  苏少初认出,那是皇宫内,人人皆畏惧的三皇子朱毓!

  「梅萼,亲爱的姨娘,难道生下亲侄儿的孩子让你这么期待吗?」朱毓笑问,残忍的点破这件事。

  「他们……是无辜的生命呀!是你朱毓的亲骨肉。」宋梅萼抽哽著声。

  「从头到尾,本皇子就说过,这一生不想留下任何子嗣,更何况要这乱伦的玩意儿干什么,拿掉就算了,别想这么多!」拍抚著她颤哭的肩。「别哭,乖乖听我的话,毓儿依然和以前一样待你好。」

  「乱伦的玩意儿?!」他的话令梅萼绝丽之颜上充满不敢置信!「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呀!这种话——你怎么能……怎么能……讲得出口呀!」

  「别哭,姨娘,毓儿太久没来陪你,让你寂寞了,今天让毓儿好好陪你。」见她哭得悲颤,朱毓只好一派心疼的哄著她。「等会乖乖喝下这碗药,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毓儿又可以像以前一样,陪著姨娘夜夜春宵呀!」

  「住口!」下流的暧昧话语令宋梅萼激动的叱道:「你当真如此冷血,连对自己的骨肉都下得了手。」

  「骨肉!」朱毓一派好笑的揉揉额,像在对一个屡说不听的小孩一样,继续用著他那佣懒的轻笑,说著残忍的威胁。「要我再说一次也行,本皇子不想要任何后代,更不会让任何女人生我的后代,连你宋梅萼也一样,听话,拿掉这不该留的东西,否则我有的是方式让你就范。」

  见宋梅萼掠过骇色,朱毓马上伸臂拥住她,抚著她的脸蛋儿道:「姨娘,别怕,毓儿依然深爱你,毓儿最怕你不再接近我了。」

  他亲著她的唇畔与脸颊,环住她的臂膀甚至开始抚摸起她。

  「不,如果……你不能接受自己有子嗣,就不要再碰我!」宋梅萼推开他。

  「这可由不得姨娘。」朱毓笑得一脸邪魅,攫住宋梅萼纤细的下巴,吮掉她又落下的泪,「近来毓儿特别想念姨娘这美丽的娇躯,我还记得,这销魂动人的胴体,随便一挑逗就欲火焚身呀!今天就好好弥补姨娘这段日子的空虚。」

  「够了,你还想怎么侮辱我!」宋梅萼扬手要掴过他,却被朱毓重握住。

  一双佣懒轻笑的眼瞳,在抓下她的手腕紧握到她痛呼出声时,转为冰冷深沉。

  「梅萼,你该清楚,本皇子想要什么,是不会得不到的,也不容人反抗。」

  「放开我!不要——毓儿——求求你住手——」

  朱毓强硬横抱起宋梅萼,她激动的挣扎大喊,就在她被丢进床褥中,外衣被扯开时,原要俯下身的朱毓,匆皱眉的望向外厅!

  「有人!」

  正悄悄打开门退离到门外的小身躯,才迈开步要赶紧奔跑时,已被人一把抓过手臂!

  「小孩子!」

  被他擒住的小孩,只是吃惊的不吭一声,甚至以一种瞪视的眼神怒看他。

  「刚才的事你全看到了。」模样清秀又充满神采的孩子,令朱毓眉目一亮。

  「你是谁家的小孩?怎么会在颐斋馆?」

  颐斋馆在宫内是何等禁守之地,馆内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梅萼若收留了小孩他不会不知道,这个小孩分明不知从哪偷闯进来。

  「你……欺侮萼妃娘娘,欺侮自己的亲姨娘!」

  小小的年纪却瞪著一种蔑视的眼神,哪怕面对朱毓迫人的神态也毫不畏惧。

  「呵呵,好个小勇士,自身都难保,还想为美人抱不平吗?」

  朱毓牵起深沉的冷笑,眯起眼端详眼前的小男孩。

  「虽然年纪小,但是这模样与性格,多么让本皇子喜爱呀!如果在你脖子上绑条链子,当狗似的炼在本皇子脚边驯玩,一定很有趣,只可惜……」朱毓神情一变,狠厉之色浮上,一把扼住那小小的颈项,将眼前的小家伙活生生举起!

  「本皇子好事被打扰,心情极差,只好拿你一条小命来平抚本皇子被打坏的心情!」

  双脚离地的苏少初痛苦挣扭,感觉颈子上的力量逐渐收紧,握紧成拳的小手掌豁出去的一掌打向朱毓高举人的肩!

  朱毓全然没想到眼前的小孩有武力的修为,迎面而来一股力量袭中他的肩,虽构不成伤,却也震得他大掌一松!

  一掉下的苏少初马上拔腿狂奔,却才没跑多远,马上被一股随后追上的强劲掌风给扫得扑跌在地,鲜血从小小的唇内吐出!

  「放开我——你这恶鬼皇子——」

  她再次被朱毓擒住,且这次对方将她抓到不远处的水池边。

  「那就让本皇子更像鬼一点吧!先将你这小鬼一身的活力卸掉如何。」轻冷的笑声,看著那双倔迎的视线,朱毓虐心更起,揪住小鬼的衣襟后,将他拽入水中,压著他的头,像是要他灭顶于湖内!

  一双不停挣扎挥舞的小手,痛苦的抓著他的手腕,甚至扳著那按在头顶上戴满珠宝玉石的长指,朱毓只是微笑的欣赏著。

  直至挣扎转弱时,他将这小鬼的头抓出水面,看那张清秀的小脸一吸到空气时,痛苦的咳起,同时,湿濡的衣服,让他发现了一件事!

  「以为是个小公子,看来好像是个小丫头!」

  虚弱的小丫头听到他的声,缓缓睁开眼,他满意笑起,因为他终于在那双小眼中看到惊惧的神色了。

  「还是个小小年纪就有武学底子的小家伙。」

  随即颈项再被攫住,小小的身躯就这么被他从水中举起!

  「三皇子,请您住手!」宋梅萼急喊的声慌乱传来。

  朱毓却没理会,对这个已陷昏迷的小丫头他兴趣至极。

  「这个小孩看到一切、听到一切,你想让这种事传出去吗?」当然是杀了一了百了!「传出去,怕是姨娘你又要跟我闹了,净跟我提些什么不能再这么违逆伦常下去的无聊话,姨娘不烦,我都闷了。」

  他才懒得理什么流言与伦常,他朱毓要的人就是要,既然宋梅萼在乎,那就干脆解决有可能成为麻烦的事,省得日后又拿来跟他当借口!

  「毓儿、毓儿,我……我胸口好痛,你能过来扶我吗?」

  朱毓回头,见宋梅萼真的捂著胸口,难受的蹲在地上,方才被他扯落的外衣裳,看来凌乱撩人,他终于放下手中的小孩,走过去。

  「毓儿……」被他扶起的宋梅萼倚到他怀中,希望朱毓的注意力别再看向身后。「这有点冷,你扶我进去吧!」

  朱毓却支起她的下颚勾唇一笑,吻上她的唇办,火热唇息在她唇上低撩道:「梅萼,我的好姨娘,听清楚,如果哪一天你违背本皇子想做的事,连你,毓儿也会杀!」

  宋梅萼为他的话浑身一颤,朱毓冷笑抱起她。

  「来人。」

  「三皇子。」始终跟随在朱毓身边的三皇府总管,晏平飞马上恭候在旁。

  「封锁‘颐斋馆’,找出一个六、七岁,小男孩模样的女孩子。」他知道,在梅萼诱离他时,时那小鬼早就跑人了。「半个时辰后回禀。」

  「是。」晏平飞领命而去。

  「现在,半个时辰内,毓儿可以先好好温暖姨娘你发冷的身躯,顺便问问姨娘,那小鬼从何而来。」

  这一次宋梅萼没有反抗,只是难过又难堪的闭紧双眸。

  晏平飞也出自南源,在这位族人的眼中,是如何看待她这位与亲侄儿乱伦的南源使女?

  而这一年,苏少初与朱毓的相见,转动了另一场命运之轮,种下了未来,双方一连串的对峙。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com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